食色life短视频app下载

“这个很难说,在这三年内,本宗不断往前线调拨人手和各种修仙资源,现在本宗大半精锐都在前线,留在总舵的弟子不到三百人,其他门派的情况也差不多,咱们现在是进退两难,就算能击退大秦魔道,咱们太虚宗以及整个大唐修仙界的元气也会大损。”慕容晓晓说到最后,脸上露出几分惆怅。

“大秦魔道远途作战,无论是调兵遣将还是运送物资,都不容易,相信用不了多久,咱们大唐就能击退大秦魔道,慕容姐姐,你就不用担忧此事了。”李彦安慰道。

“希望如此吧!”慕容晓晓点了点头,她略一思量,脸色一凝,郑重的叮嘱道:“石师弟,既然你回来了,就好好呆在总舵修炼吧!若是战事吃紧,咱们说不定也要前往前线厮杀,为本宗尽一份绵薄之力。”

“我明白了。”石樾满口答应下来。

他跟慕容晓晓聊了小半个时辰,这才带着李彦离开。

回到住处,李彦把储物袋还给了石樾。

“石大哥,我只把那套玄冰剑给了慕容姐姐,其他东西,我都没有动。”

“我知道了,彦儿,最近一段时间,你就老实呆在住处修炼吧!尽快把修为提升上去,前线战事吃紧,咱们说不定也要上战场,多提高一分实力就多一分保命的可能。”石樾脸色一正,叮嘱道。

“我知道了,石大哥。”李彦不假思索的答应下来。

半刻钟后,石樾来到祖师堂。

他一靠近祖师堂,一队巡逻修士就拦住了他的去路。

“咦,是石师弟,你可算回来了。”带队的筑基修士认出了石樾。

媚眼美妹小清新粉嫩样

“这位师兄,麻烦通报一下,我有要事跟掌门师伯汇报。”石樾客气的说道。

“李师侄,你们接着巡逻吧!石师侄,你自己进来即可。”周通天的声音从祖师堂传出。

石樾点点头,大步朝着祖师堂走去。

祖师堂内,周通天双手倒背,背对着石樾,面朝祖师爷的画像。

“弟子石樾,拜见掌门师伯。”石樾深吸了一口气,冲周通天施了一礼,恭声说道。

周通天转过身来,上下打量了一下石樾,面露满意之色。

“不错,几年不见,你居然修炼到筑基后期,石师弟泉下有知,也会感到欣慰的。”周通天缓缓说道,语气带着浓浓的赞赏,石樾的修炼速度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

“掌门师伯谬赞了,对了,掌门师伯,我在外游历的时候,意外得到这件东西,还请掌门师伯看看此物是否是真的。”石樾从怀里取出一枚青色玉简,双手递给了周通天。

周通天看到石樾拿出来的是一枚玉简,并不当一回事,不过当他神识一扫玉简里面的内容,脸上露出震惊的神色,失声说道:“太虚剑诀,完整的太虚剑诀,你是怎么弄到的?”

周通天退出神识,神色有些激动,他没想到石樾不仅修为晋级到了筑基后期,竟然还带回了失传多年的太虚剑诀。

太虚剑诀是太虚宗立派祖师所创,不过因为种种原因,太虚宗的藏经阁内只有残本,寻回完整的太虚剑诀,是历代太虚宗掌门的责任和义务,周通天也不例外,从他上任以来,他就多次派遣弟子寻找完整的太虚剑诀,只是一直没有什么结果,没想到完整的太虚剑诀被石樾带回来了,这让他如何不激动。

“弟子跟人探险,在一座古修士洞府发现的。”石樾抛出早已准备好的借口。

“古修士洞府?这就对了,完整的太虚剑诀已经遗失多年了,也只有古修士洞府才能找到完整的太虚剑诀,除了太虚剑诀,还有其他功法么?本宗残缺的功法典籍可不少。”周通天一脸迫切的追问道。

“有,不过跟弟子探险的道友不止一人,东西都被其他人瓜分了,弟子只能带回太虚剑诀。”

周通天早就料到这个结果,不过当他听到石樾的回答,脸上还是露出失望的神色。

“能找回太虚剑诀,你已经做的很好了,现在战事吃紧,本宗的资源大都调往前线了,没有什么好东西赏赐你,等慕容师叔回来,再由他老人家赏赐你,你放心,你立下了这么大的功劳,宗门不会亏待了你。”周通天和颜悦色的说道。

要不是此时正处于魔道入侵的危机时刻,石樾带回完整太虚剑诀的这一举动足以轰动整个太虚宗,各种奖赏自然不在话下。

“为宗门效力,弟子不求奖赏。”石樾一脸正气的说道。

“本宗赏罚分明,有功必赏,有过必罚,你刚回来,肯定很累了,先回去好好休息吧!有事我会派人去找你。”

石樾应了一声,略一犹豫,开口问道:“掌门师伯,执法殿的周师伯还在闭关修炼么?”

“嗯,周师弟已经闭关三年了,他的住处已经被划为禁地了,没什么要紧的大事,你别去打扰周师弟修炼。”周通天大有深意的望了石樾一眼,叮嘱道。

“禁地!”石樾听明白周通天话里的意思了,

周振宇应该在闭关冲击元婴期,他的住处这才会划为禁地。

“弟子明白了,弟子不打扰掌门师伯休息了,弟子告退。”石樾躬身一礼,转身离开了。

半刻钟后,石樾降落在翠云峰某座院子外面,他摸出一张传音符,低声说了几句,丢入了院内。

没过多久,院门打开了,罗浮海从中走了出来,脸上露出浓浓的喜色。

石樾目光一扫罗浮海,眼中不由得闪过一丝惊讶之色,几年不见,没想到罗浮海已经晋入筑基中期,这个修炼速度,比他快多了,不愧是天灵根修士,要知道他能这么快晋级到筑基后期,可是耗费了海量的灵药以及灵石资源。

“石师兄,你可算回来了,你上次跟我说过,等我修炼到筑基中期,就把制符心得给我,现在可以给我了吧!”罗浮海满脸期待的问道。

石樾淡然一笑,取出早准备的一枚蓝色玉简,递给罗浮海。

罗浮海一把抢过玉简,贴在了眉心,脸上露出兴奋之色。

“石师兄,你难得回来一趟,咱们好好切磋一下,本宗的制符师制符水平太低,这几年可把我憋坏了。”罗浮海不由分说的拉起石樾的手臂,往院内走去。

落日时分,院门一打而开,罗浮海满脸笑意的将石樾送了出来。

“石师兄,几年不见,你的制符水平还是比我高,不过等我专研完你给我的制符心得,我相信我的制符水平很快就能追上你。”罗浮海信心满满的说道。

石樾微微一笑,说道:“罗师弟,修为才是一切,你只有提高修为,才能绘制威力更大的符篆,没有足够的法力,给你高级符篆的炼制手法,你也炼制不出来。”

罗浮海嘿嘿一笑,说道:“哈哈,石师兄,你这话我爱听,比袁师叔的话好听多了,这话我记下了,过几天有空的话,咱们再来切磋一场,怎么样?”

“到时候再说吧!我还有事,先走了,告辞。”

石樾说完此话,大步往住处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