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杏视频页面打开

朱祁镇心中憋屈的很,他做事向来对照古今明君,从来不多做有失皇帝身份的事情,今天这个玩笑,好像能将心中郁闷之气发泄一点。

朱祁镇哈哈一笑,说道:“这个差事,你做不做?”

刘定之说道:“陛下有命,臣岂敢推托,只是不知道陛下想将事做到什么地步?”

朱祁镇说道:“首先,银矿与铜矿都是铸币所需,决计不能短了去。所以,朕第一个要求,就是这今后金银只能多不能少,第二,就是叶留宗这样的事情,不许再出现第二次了。凡是在外的矿监,都归你名下,用人由你,可以不在宫里挑选。只要将事情做好就行了。”

“想去想想,给朕一个章程。”

刘定之说道:“臣明白。”

朱祁镇说道:“这是其一。”

“你刚刚到京师,或许不知道关东的情况,海西不太平。”

朱祁镇一示意,立即小太监,从一边的书架之上,抽出一封文书,双手递给了刘定之。

刘定之一看,这并不是谁的文书,而是瓦刺从去年下半年到去年年底所有动静。

细细看来,却是也先已经整合好奴儿干各方,不,在瓦刺称作辽阳行省。

想想辽阳还在大明的手中,但瓦刺却这样称呼,其心思简直是不假隐瞒了。

笑容甜美海边看雪美女美丽冻人

而最后一条消息,不是别的,乃是锦衣卫多方汇总,推测今年,也就是正统十一年瓦刺会对海西动兵了。

因为很多女真部落已经得到了风声。

朱祁镇见刘定之看完,说道:“瓦刺与朝廷的大战,就这几年之间了。朕从去年之后,多次拨款修建边墙,增加军饷,整顿九边军务,但是依旧不是很放心的,最不放心的却是军中武器。”

朱祁镇一伸手,就有人拿着长刀,长枪,圆盾,弓箭,弓弩,火门枪,鸳鸯战袄。

朱祁镇让一个太监架着,伸手从腰间拔剑,一剑劈下去,叮当一声,长刀上半截被朱祁镇手中的长剑削断了。之后的长枪,圆盾,都是如此,而鸳鸯战袄之后的铁丝也单薄的很,被朱祁镇一剑刺透。

朱祁镇说道:“朕知道,朕手中这柄长剑,乃是取西域乌兹钢,千锤百炼而成的,比古代所谓干将莫邪也不差多少。”

“但是朕更知道,敢摆在朕面前的样品,也是层层选上来的。但是即便如此,这些东西,在这柄长剑之下,也是不堪一击,寻常士卒所用的东西是什么样子,就可想而知了

。”

刘定之见状一时间有些呆滞。

刘定之毕竟在平定叶留宗之乱时走访过军营,对很多事情都还是知道一点,就好像鸳鸯战袄一样,也不是每一个士卒都能穿得起的。

而鸳鸯战袄更多是防箭矢,真正冲阵的还是铁甲。

而且他也不得不承认,朱祁镇的怀疑不能说错,最少就南方卫所的兵备来说,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们做不到的。

他觉得朱祁镇想法明明是有问题的,但是结果却是正确的。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朱祁镇说道:“所以,这一件事情,朕就交给你了,大内所有的兵器火器厂,部调给你了,连遵化铁厂也交给你了。”

“记着我之前给说过的。”

“朕要得是如晒盐法一般,一条完整的分工流程。能够大规模生产。”

遵化的铁,北京的煤,再加上供应大明一百多万军队的武器,足够构成一个庞大的武器生产体系了。

他想将晒盐法之中的成功经验,推广到更多的地方去,一来也是为了朝廷大战做准备。一条龙的武器生产体系,能压低朝廷的生存成本。

如果刘定之真能做成的话。那么朱祁镇就准备将兵部兵器厂,乃至大明各级卫所打造兵器的权限给收缴上来。

朱祁镇越研究越觉得,他对卫所这种军事单位难以下手的原因,就是每一个卫所看似很小,但是却是一个独立的生产战斗单位,不管是粮食生产还是兵器打造,都可以做。

这也是他削权计划的一部分。

这一个计划也顺应很多将士之心的,各卫所打造的武器质量太差了。士卒都不想用,而且五花八门的打造单位,也造成了武器生产质量的参差不齐。

下面已经怨声载道,当然了,九边京营这些一线部队感受不到这一点,因为他们武器都是兵部与大内打造的。

虽然在朱祁镇看来,兵部与大内造的兵器,节操也不太高的。

但毕竟各级勋贵还掌实权,他们是要出兵打仗了,真要出了问题,你看成国公他们会不会大闹兵部大堂,将几个兵部官员的乌纱帽给摘了。

朱祁镇想培育出来一个工业体系,现在打仗用,将来不打仗了,大量廉价的钢铁也可以卖给民间了。

虽然大明民间冶铁业也很兴旺,但是在朱祁镇看来,铁价还是太高了。大量廉价工业品,才能惠及百姓。

朱祁镇其实对工业发展带来的产能,虽然看重,却放在第二位了。因为他发现一个事

实,那就是他即便一辈子推进工业发展,到他死,大明的工业产能也超过农业产能。

农业永远是大明的根本,朱祁镇根看重工业对农业的反哺效应。

更廉价的盐。减轻农民负担,更廉价的铁,可以减轻百姓铁制农具的负担,还能让大明进行更大规模的基建,比如水利工程。

刘定之也知道这一件事关重大,更明白,朱祁镇从登基以来,恨不得在脑门之上写着瓦刺两个字。

任何事情凡是与瓦刺有关,朱祁镇都十分重视。

所以,他明白这一件事情做好了,他的前途自然是一片大好,是国家功臣,甚至可以提前进入部堂一级,成为国家功臣,而做不好。正不管他之前有多少功劳,就可以一笔勾销了。

只是刘定之心中唯一有些不舒服的事情,那就是作为一个儒臣,一个状元。刘定之给自己的定位,可不是一直负责这些工匠的事务。而看样子,皇帝想将他一直按在这样的事务之上了。

在刘定之看来,这不是一件好事。

他心中暗道:“是时候找一个替手了。”

朱祁镇有叮嘱了一番。刘定之就展开了自己的工作。

他首先视察了遵化铁厂,又视察了大内的兵工厂,乃是火器厂,火药厂等等。大半个月的时间之内,将整个体系都走了一个遍。

而矿监的问题,刘定之想放到一边了。

原因很简单了,那就是矿监在外地。他虽然看过宫中的文书,但问题这些文书能说明什么,他必定要派人是视察。

宫中的内官,他是一个也不想用。但是代替内官的人选从什么地方来?正是从各兵工厂之中选拔了。

毕竟单单是一个遵化铁厂就有一千多户,五千多工匠。加上各个厂子里面,刘定之直接管辖的人员,超过了二三万人之多。

多为壮丁。

他一边整顿这些人,一边从里面选出不人才来,然后派出去代替内官镇守各矿。当然了刘定之也要视察几个大矿,看看根结在什么地方,也好对症下药。

对刘定之来说,这不是一篇小文章。

有周忱的榜样在前,刘定之自然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得到皇帝的赏识。

刘定之在忙活的时候,开春之计,瓦刺的动机也确定了。在冰雪融化之后,也先再次来到了肇州,开始策划对海西镇的进攻了。

大明对奴儿干几十年的经营也不是白给的。虽然而今也先占上风,但是消息总是能传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