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瓶抖音短视频app苹果

在前秦皇宫的最后一夜,也许真的要变成不眠之夜。

大概是终于发生公主不见了,远远望去整个泰时殿内灯火通明,无数护卫和宫人进进出出,到处响起嘈杂的呼喊声。

“殿下,您在何处?”

“这密道门口的砖块还没搬开吗!混账!”

“一群废物,连个女人都看不住!”

然而在这些此起彼伏的呼喊怒骂声中,唯有一群女人的声音格外刺耳。

格外……饱含真情实感。

毕竟一群人在殿里殿外抖抖索索跑来爬去,时不时抬手呼喊痛哭流涕,但却都专注于自己的戏份,连殿外隐藏在一棵树下的少女都没发现。

听护卫们的怒骂,连殿内密道口被黑衣人切碎的石头到现在都没搬开。

真的是等这些人来救,公主的尸骨都能凉了。

比起找到公主,这群宫人大概更想找到一只替罪羊。

嬴抱月冷冷注视着殿外与其说是扭打成一团,更接近单方面殴打一位女官的宫女们。

初夏的清凉 房间中一抹马卡龙色

上弦月清冷的月光下,泰时殿外巨柱的阴影里,正在发生一场暴行。

虽然她现在只是等阶十,但多少能隐藏一些气息,嬴抱月微微吸了口气,向争斗的宫女们靠近。

也许是打骂得太专注,等她悄无声息走到那群人面前,那群宫女都无人察觉,只是纷纷用脚踢着地上那人。

那人很瘦,阴影下从宽大衣物下露出极尖的下颚。

女子动手自然不会如男子般暴烈,连踢人都看着秀气,但嬴抱月很清楚宫女所穿的泥木屐踢在**凡胎上到底有多疼。

杀人不见血。

然而就在这激烈的暴行中,地上那名女官身蜷缩成弓形,像是把什么东西牢牢护在怀里,一声不吭。

嬴抱月看向地上那个消瘦的身影,瞳孔微缩。

那是个瘦弱的中年女官,已经自梳了,在这群宫女中明显年龄较大,在按资排辈的宫中本该受到敬重,此时却滚在地上狼狈不堪。然而虽只是短短一眼但嬴抱月还是认出了她就是之前掀开她床帘的那名女官。

而比起年长的女官,周围年轻的宫女反而更盛气凌人。

“又不说话?公主殿下在你的值夜的时候不见了,你还觉得你有理?”

“姚夫人已经不在了,你以为你年纪大就能骑在我们头上?”

“这次可没人再能护着你这条贱命!”

抱月小公主原本陪她长大的宫人已经在上次的公主消失一事后被彻底清理了。今晚派来伺候她的宫人都是从别的殿阁调过来的。

包括冷宫。

嬴抱月深知她作为身份微妙还有逃跑前科的和亲公主,来照顾她绝对是件烫手差事。

今晚调来的这些宫人都应该是在前秦皇宫里都混得不怎么样的。以此顺推,和她越贴身的女官,在宫中越不被待见。

而这位瘦弱的女官之前都被派到她床前了,其在宫中地位可见一斑。

而从宫女们的怒骂中嬴抱月也得知了这名女官不招人待见的原因。大抵是这名女官在宫中已经待了十几年,原本只是个洒扫的最低级的宫女,却因为年份资历后来被一位教养嬷嬷看重,当了监察宫人的女官。

既然是监察宫人的,那么自然会抓到许多短处,若是再铁面无私,那就是更是树敌无数。

而在三年前,提拔这位女官的教养嬷嬷因病逝世,这位女官自然积怨爆发,成了众矢之的。

在宫中生活,却不是个圆滑的主吗?

看着这女官被打却不吭声,其他宫女似乎更加恼火,为首的一位膀大腰圆的年轻宫女揪住地上那人的头发把她拎起来,露出她满是青紫的脸,同时也露出了她怀中东西的一角。

那是个锦囊。

看上去很有些年头了,但却叠的整齐,上面还有抚摸的指痕,足以看出她的主人是多么珍爱它。

那女官苍白的薄唇抿得极紧,只看着都仿佛能听见她牙关咬得嘎吱响的声音。

是个倔强的人。

而就在这个锦囊被扯出时,一直保持着沉默的中年女官却突然剧烈挣扎起来。

“不许碰!”月光下女人脸上第一次露出强烈的情绪波动,原本麻木的眼睛陡然亮起,嘴角沁出血丝,用身的力气去护着怀中那小小的锦囊,甚至不管要害被踢到。

“嗬,就知道你这女人只在乎这个东西!”

“我早就想知道,你这一天到晚带着的宝贝里面到底装着什么!地契?银票?”

周围的宫女们看到地上那女子来了反应,陡然都兴奋了起来。

“桂姐姐,你和她同屋的都不知道装的什么?”

“这女人之前向她求情,连银子都不要,我倒要看看她到底藏着什么!”

粗壮的宫女伸手去夺,但那瘦弱的女子不知从哪来的那么大的力量,双手青筋暴起,死死护着不放,两只眼睛陡然射出清凌凌的冷光,像是雪地里的一匹孤狼,死死瞪着那宫女。

正要上前的嬴抱月脚步一顿,突然脑海中划过一阵白光,有一瞬的怔楞。

这双眼睛……

她在哪里见到过吗?

“你,你这贱人敢这么看我?谁给你的胆子?”就在这时那圆胖的宫女脸气得抽搐起来。拎起那女子的脑袋就要往柱子上撞!

有胆子小的宫女捂上眼睛,悄悄松开指缝,等着看那头破血流的一幕。

瘦弱女子紧紧抱着怀中的锦囊,似乎只在乎这个东西,抓着她头发的宫女眼中泛起一股狠意,用尽浑身力气把手中脑袋往柱子上撞,看着就要撞上时嘴角泛起痛快的笑意。

然而下一刻,她狰狞的笑容僵在嘴边。

一声闷闷的撞击声起。

不是其他宫女想象的清脆的撞击声。

捂眼的松开手,呆愣地看着眼前画面,而紧闭双眼的瘦弱女官缓缓睁开眼睛,怔怔看着忽然出现在她眼前的身影。

预想中的剧痛没有传来,取而代之的却是极柔软的触感。

刚刚耀武扬威的年轻宫女,愣愣看着垫在这女子的额角和柱子之间的那只洁白的手。

就在刚刚刀光火石一瞬间,就在她手中女子脑袋要撞上柱子之时,却无端横插进一只手,垫住了那女官的脑袋。

“谁多管闲……”

顺着那只洁白的手腕向上,那女子原本恼怒的声音越来越小,眼越睁越圆。

“公主殿下?”

“怎么可能,殿下走路怎么可能没有声音,她……哎?”

“殿下……”

“不可能……”

“殿下什么时候……”

有宫女扑通一声坐到了地上,随后周围四面八方响起惊恐之声和忙不迭的告罪声。

然而一片喧闹中,嬴抱月只是死死盯着柱子边瘫软的那名女子的脸。

她,是谁?

在那些抓不住的记忆里,自己曾经……

见过她吗?